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
102級牙六學生美國天普大學牙醫學院參訪見習(CSMU Dental Students visited School of Dentistry, Temple University ,March 4 -29, 2019)
分隔線  
活動名稱:102級牙六學生美國天普大學牙醫學院參訪見習(CSMU Dental Students visited School of Dentistry, Temple University )  

活動日期:March 4 - 29, 2019

 

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   102級牙六 李俞儒, 唐子婷
The Maurice H.Kornberg school of Dentistry


The Maurice H.Kornberg school of DentistryTemple University建於1884年年,是.一所擁有34,000 名本科.生、研究.生和專業職業學.生的綜合性研究.大學,規模居全美第27。.大學內設.十七所學院,包括商學院、醫學院、藥學院、和牙醫學院,並在.日本與羅.馬有海.外校區。 這次的見習機構是The Maurice H.Kornberg school of Dentistry,離校本部以北兩個地鐵站,1863年年 Philadelphia Dental College成立,是費城第.二全美第四老的牙醫學院,.一百多年年來培育了了許多傑出校友,在牙科的各個領域都有卓越的貢獻。現有500名學生,130名教師,7個研究實驗室。整棟建築主要分成舊建築與新建築兩個部分。牙醫學院主要分布在舊建築,包含上課的教室,實驗室,休息室,診間及教職員辦公室則在新建築。對於牙科歷史了保存也不遺餘.力力,在牙科的三樓樓設立牙科博物館,裡.面收藏了近200年來來牙科歷史演進的珍貴.文物資料。

看診模式

主要分為General Dental以及Specialty 兩兩.大類,還有類似我們初診的地.方稱為admission。初診患者會先經過admission,並且拍攝periapical films以及pano,經由老師做確認後分配給學生,之後這位病患的所有治療皆由這位學.生完成,算是total patient care的概念。General Dental.又被學.生稱為cluster,是給.大三.大四學.生看診, 每天早上下午皆可約診,主要就是看自己的患者,訂定以及執行治療計劃,在General Dental會做peri的清潔,endo,補OD,做crown&bridge,denture,拔牙等等,簡而言之就是台灣的GP。Specialty則是只有專科醫師以及專科住院醫師,主要分成Peri、Endo、Ortho、Pedo、OS、OR,若是General Dental在治療計畫中有需要,便可以將患者轉介.至專科進行治療,例如到peri打implant補骨,到endo做micro取斷械等,等完成階段治療再回到General Dental作後續的restoration。因為.大部分的restoration都會在General Dental完成,因此並沒有特別的prostho專科。

牙周病科(Periodontology & Oral Implantology)

這裡.大部分患者是General Dental轉診上來來,要做牙周病phase 2 的手術。在見習時.用英.文表達溝通時,難免會詞不達意,很開.心遇到台灣籍的住院醫師James Wu,時常會用中文和我們溝通,讓我們能更了解患者的治療計畫以及實際.手術時的狀況。印象很深的是一位原本要即拔即種的患者,牙齒拔出來之後發現骨頭狀狀況太差只剩2 wall (mesial+distal),因此決定先補骨,但因為buccal及lingual wall的消失,單靠骨粉是無法撐起vertical height,所以決定使用tenting的方式,這是我在實驗課以外第.一次看到在人體上使用這樣的技術。選一個適當大小的釘子鎖在defect中央,之後再補上依比例例混合的不同顆粒大小的人工骨粉,最後蓋上再生膜後primary suture。除此之外也看到Implant, All on 4, PRF, sinus left等治療。在這裡還有一項神奇機器Osstell ISQ,運.用共振頻率測植體穩定度,在植牙要放入healing abutment 或是要做restoration loading前,最好能達到標準值70才代表有足夠的穩定度,希望這樣的技術也能引進台灣,在做implant follow up時可以有更具體的數字做為參考。

牙髓病科(Endodontology)

在這裡的診間每個位.子都配有micro及X-ray,基本上每個來這邊就診的患者,醫師都會用micro去作治療,在初始的open找working length程序動作都大同小異,差別在後續他們使.用rotary來來cleaning and shaping。很感謝endo科的Dr.Yung 邀請我們參加住院醫師的晨會,在那次的病例討論會中,每報完一張投影片台下老師及同學會當下提出疑問,並非等.一整份報告報完才提問。在問答的過程中有.一點令我非常難忘,除了了知識技術上的問題,主治醫師們非常重視醫師與患者溝通的部分,雖然已經貴為endo專科醫師,但他們還是非常謹慎小心,永遠不會對病人保證說一定能做到什麼程度,並且會再三確認患者是否了解這些風險存在。會議結束後還觀摩了endo resident 的訓練,院方使用口外牙製作各式各樣奇怪的案例,resident 每人各選2個清除異物,我所觀摩的Dr.Ryan要取出幾乎快打到跟尖的bur,先用high speed硨周圍.齒質再用P5 超.音波慢慢硨,經過2小時的努力終於取出一整隻bur。

矯正科(Orthodontics)

非常令我驚豔的診間,半開放式的診間既有給病.人相當程度的隱私也兼顧了設計美感,診間中央有跟球賽一樣的四面電視,讓患者在看診時有適度的娛樂。每位受訓醫師有自己的基本器械,其餘的材料整.齊地擺放在公共空間,整體給人非常清新專業的感覺。在這裡完全實現數位化,從初始搜集資料(口內照,口外照,pano,cepha,.口掃上下頷以及咬合)到之後的資料分析,Invisalign設計,每次回診的資料搜集,全部都儲存在同一個系統,如此.一來住院醫師以及指導教授都可以隨時找到所需的資料做討論分析,這樣的設計很希望有一天能在台灣實現。

很感謝Dr.Ginsberg 對我們的指導,在他指導住院醫師的同時,也會特別向我們說明患者目前的治療狀狀況,像是Invisalign的使用方式,一週換.一個牙套,一個月回診一次,必須確認前.一個牙套fit之後才能再換下一個,設計理念因材料以及力學的限制,在牙齒移動上會與傳統矯正有不同的設計方式。除此之外他們還發展自製隱形牙套,可以使.用在比較簡單的患者,使用初始的口掃數位資料配合3D列印機,列印出每個療程的模型後再製作牙套。還有神奇的3D攝影機,靠照相就可以在電腦裡合成3D的立體影像,讓醫師方便在電腦裡觀察患者各個.角度的profile,並且有立體影像的紀錄,真的是很先進!

兒童牙科(Pediatric Dent.)

這邊的兒童牙科分成兩部分,.一個是infant department專看3歲以下的.小朋友會建立小朋友的飲食習慣以及教導家長如何幫.小朋友清潔牙齒,在看診時家長和醫師面對面坐,.小孩的頭放在醫師的.大腿上並由家長抱著孩子,邊和小朋友聊天數牙齒邊檢查,在結束後還會有一個嬰兒專用包,裡面有適合他們的清潔用具以及衛教單。另一部分是看3-16歲的兒童,診間環境非常友善,牆上貼滿卡通人物的海.報,電視裡播著熱門卡通,看診結束後還可以去尋寶箱裡選玩具。面對兒童時醫師總是給予讚美,若若是遇到比較害怕的.小朋友會tell-show-do,讓他們理解治療這件事並沒有那麼可怕,很喜歡這裡對兒童的醫療.方式,就像朋友一樣,對兒童也是如此。兒童牙科也有許多新奇的.小東.西,像是給.小朋友拍攝x-ray的quick-sert bitewing tabs,只要一撕黏貼在片子的背面讓.小朋友咬住,就可以固定住片.子的位置又不會像鱷.魚夾、平行行器等讓.小朋友感到害怕,或是結合.小青蛙功能的suction,可以讓.小病.人在治療過程中比較安全舒服。


鎮靜.麻醉( Sedation Center)

這邊的sedation總共有2個診間,2個預備床,2個恢復床,以及兩位專職牙科鎮靜的麻醉科醫師。第一位患者比較特別,他希望能在有意識的狀態下治療,因此麻醉科醫師使.用“precedex”,這種藥物有鎮靜的效果卻會讓患者保持記憶和意識。第二位患者則是非常害怕麻醉,因此主刀醫師花了很多時間和患者溝通安撫患者,在這裡他們使.用IV sedation,並且通過鼻子endo確保呼吸道的暢通。最特別的是他們有手持X-ray槍,長得像非常大的玩具水槍,可以因應各種角度的拍攝。之後還有pedo患者要做很多SSC,extraction, 或是有很深的impaction要拔有時也會需要sedation。


牙醫系教學

美國的牙醫系是學士後四年教學,在大一學基礎學科大二牙本科,大三.大四則是白天下午看診,早上中午各一個.小時課程。在旁聽的過程中發現或許是考試的.方式不太一樣: 我們比較注重瑣碎知識的記憶,深怕很多細節沒有記下來來;而他們的考試比較注重臨臨床的應用, 對思考的流程和邏輯比較強調,對那些投影片上的細節便便不太那麼計較了了。大三.大四的課程會以臨臨床導向為主,像是oral radiology會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教導辨別sinus在pano, pariapical, CT, MRI上的位置是否異常,.又或者oral surgery在教OGS的時候,不會著重在各式各樣的術式細節,.而是除了了常用的術式之外,還分享一些在臨床上可能會發生的問題,像是做完Lefort I 之後如果在上頷前牙測EPT可能呈現陰性反應,但這並不代表牙齒有問題需要治療。這裡除了醫院數位化以外教學.方式也是,學生們上課時人手.一台ipad或是筆電,所有的講義都會在系統上,隨堂小考也是使.用線上測驗。在昂貴的學費下所有
學.生在進入實驗課前都會有自己的loupe,所有的lab都使.用loupe教學,因此學生在junior, senior看診時,已經很習慣使用loupe來來做治療。

在實習醫師看診部分,他們的畢業.門檻是11個arch denture (所有都需要自己排牙) , 15 個crown (包含implant crown以及.一顆CAD/CAM crown) , 6 個canal 等,在cluster會有專職老師駐點確認學生所做的治療,有問題可以隨時過去問,結束治療後老師們必須刷卡簽章,代表確認過這個治療。因為這邊教職的薪水很高,所以主治醫師們基本上不需預約患者,完全是專職教導學生,這點非常令人心生羨慕,但在台灣低學費低點值的情況下,這樣的制度實行上必定會需要.一些改變。


 


 

 

瀏覽數  
:::
最後更新日期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