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
102級牙六學生前往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參訪見習(CSMU Dental Students visited School of Stomotology, Peking University ,Nov.5-16, 2018)
分隔線  
活動名稱:102級牙六學生前往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參訪見習(CSMU Dental Students visited School of Stomotology, Peking University )  

活動日期:Nov.5-16, 2018

 

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 心得報告
見習學生:賴韓妤軒、黃宗賢、陳奕廷、陳宥宇、盧博彥、侯瀚翔

 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北京大學口腔醫院)始建於1941年,幾經變遷,今天已發展成為集醫療、教學、科研、預防、保健為一體全面發展的大型口腔醫院、口腔醫學院和口腔醫學研究機構,成為中國與國際口腔醫學界的重要溝通橋梁。在2018“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中榮列口腔醫學全球第15名,居中國境內第一名。自2010年起,連續8年位列復旦版中國醫院專科聲譽排行榜口腔專科第一名。位列北大版首屆“中國最佳臨床學科評估排行榜”口腔綜合榜單第一名。
  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現有專業教研室22個,臨床實習基地4個,為國家一級重點學科。院內設有中心實驗室1個、臨床和基礎研究實驗室13個、以口腔常見疾病防治為主導的跨學科研究中心11個、實驗動物室1個和1所口腔醫學專業圖書館。
  醫院作為中華口腔醫學會、中國牙病防治基金會、中國醫師協會口腔醫師分會的支撐單位和會長/理事長單位,協助政府制定了口腔衛生工作的相關法律規範、政策標準、規劃,對引領推動我國口腔醫學事業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作為國內口腔醫學對外交流的重要視窗,先後與境外40餘所口腔醫學院(校)和相關學術機構簽署了學術合作諒解備忘錄。
  70多年來,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不但贏得了國內外較高的學術地位,培養了大批口腔醫學人才,而且還形成了極具特色的醫院文化,“厚德尚學、精醫濟世”的院訓精神作為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的核心文化理念,激勵著北大口腔人為了早日實現“建設世界一流口腔醫學院”的目標而不斷開拓進取、追求卓越。
 

 綜合二科
見習的第二天,我們來到綜合二科。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有設立一個綜合二科,那是專門設給大五實習生的科室,裡面有再分成牙髓病科、牙周病科、口腔外科、修復科等等(沒有正畸科),然後各科都會分配一個主治醫師跟一個住院醫師,而實際上都是實習醫師在看病人;民眾也知道是實習生在看病,但是因為掛號費比給專家看便宜,還是有不少人會來掛號。我們那時去綜合二科見習,大部分時間是在口腔外科那邊,剛好也有第一天輪進去的實習生,很多都不會,但是老師們很細心的教導學生,像是有個病患來拔牙,學生不會拔,老師就示範一次動作給學生看,之後再由實習生拔那位病患,學習環境非常好。而在下診之後,老師會要實習生集合,紀錄一下每個同學今天做了什麼事,然後再開始檢討今天同學有什麼問題。我們去的時候,老師就介紹了如何使用拔牙挺、用右手使用時的體位應該如何、應該如何使力等等,讓我們獲益良多,也同時覺得北大的訓練很紮實。
  綜合二科的診間佔了整整一層樓,皆是由實習醫學生主導看診

 口腔外科:二病區
來到口腔外科二病區是我們來到北京見習的第三天,隨著日子推進,越來越習慣北京的節奏和步調,以及一開始最難以適應的氣候。每天天色呈現朦朦朧朧的寒冷早晨起床,相比在台灣真的是早非常多,大約兩個小時吧,因為在北京的人大多是騎電瓶車做為交通工具,但是因為實名制的緣故,我們租用會麻煩許多,於是我們每天早上走路前往醫院。儘管大抵上來說全世界的外科模式都大同小異,每天醫院的做法還是會有些不同,北京大學口腔外科的每日流程是早上先由護士交班,交完班後由主任醫師大查房,巡視所有住院的病人並聽住院醫師匯報目前病人的狀況,之後也許會有較困難的病例討論,而這些都結束之後,再進入手術房開始手術,這樣一直到晚上結束所有手術回到病房查看病人狀況再回家。而今日要見習的病區是二病區,專職處理創傷問題的病區,早上我們抵達醫院先聽交班,這裡的交班速度很快,快到我有點疑惑這是形式上還是醫師們真的可以如此快速地得知所有資訊,而這裡的病患的口腔照護是由實習醫學生來處理,但是掌握病患主要狀況的還是住院醫師,因此在早上晨會時,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較為專注且抄下筆記的大多是住院醫師,這點跟我們學校真的差滿多的,中山的口腔外科作法有點像是全民皆兵,不管是實習學生或是住院醫師都要非常注意於所有資訊,並隨時注意病人生理表徵的不同狀況。交完班後就是跟著主任醫師大查房,走至不同病人的病床時,會由負責的住院醫師來解釋病情,如果是將要手術的人,就是說明診斷和預計開刀的術式;如果是已經開完手術的病患,會解釋一下術式和現在預後的狀況,因為在中國比較盛行把X光片或是者CT、MRI都印出來,之前詢問醫師他們是說這是為了跨院治療時可以更方便的因素,因此每天早上查房時他們也不會使用電子裝置,而是直接請病患拿出他們的X光片等等,透光觀看並討論。這裡因為是創傷的病區,大部分的病人不一定是預計中的病人,常常會出現急診刀,也因為是創傷的病人,臉上的傷口大多較為複雜,且也很常見骨頭或是軟組織的缺失等等,我們跟著主任醫師結束巡房後,就下到開刀房,換上手術衣,進入刀房觀看手術,今天看的是皮瓣手術,藉由手部的腓皮瓣來修補臉部上的創傷,開刀手法在全世界應該是相同的,也許會些許差異是因為醫師習慣,因為北京大學口外的人力較為足夠,所以他們開皮瓣手術時可以兩組人同時操作,這樣也會把手術時間大大的縮短很多,一組人在頭部處理傷口、清理傷口的同時,另一組人在手部處理皮瓣。頭部部分一樣是先用生理食鹽水沖洗乾淨,再確認一下重要的解剖構造,之後使用電刀切除組織,或是使用手機移除硬組織,通常使用電刀要吸煙,使用手機要打水來降溫,吸煙在哪裡都是一樣的,但是打水的部分跟中山不同的是,他們會直接裝水線跟水袋,等於是拿一支會噴水的器械在降溫,不像中山是用針筒,打完還要自己趕快裝水,感覺這方面是比較方便的,另外在移除組織時,也會遇到血管需要結紮切斷的情況,北京大學是用一般的手術線來結紮,其實北京大學已經是中國最好的大學和醫院了,但是儘管是最好的,設備卻依然可以發現很明顯地較為不足,例如說這個血管結紮,在中山是用像是釘書機的器械(Ligature),對著血管釘一下,金屬就會彎曲並結紮血管。將創傷傷口處理好後,蓋上紗布等手部的皮瓣游離轉上來。手部皮瓣的部分一樣是先用組織筆標記好需要取下的部分,拍照記錄過後開始劃刀,中山在血管定位的部分是使用督普勒來聽血管聲音之後定位,北京大學在血管裡面打了有點像是染色的東西,在還沒切開時就可以看見皮膚上透出來的紫色,也就是血管的走向。標記好要取下的部位使用手術刀切開,儘管這部分是由住院醫師執刀,但是必須非常崇拜的是,他們即便是住院醫師,技術也是非常精湛,劃刀準確流暢且出血量很少,就很像是在欣賞藝術家作畫一樣,非常得行雲如水,北京大學的老師說這是因為病例很多,他們每天都開很多手術,精進技術的機會非常多的緣故。穿過真皮層和脂肪層後,肌肉的部分一樣是使用電刀切開,這部分在中山是使用哈默尼克超音波骨刀,看起來就像是剪刀一樣,但是是藉由通電接觸產熱,來切除組織。整個皮瓣手術其實是都很緊繃跟時間賽跑的,因為在取下皮瓣之前,要先將取下部位的血流供應徹底暫停,北京大學使用橡膠纏繞在手部上手臂部位,而這種停止血液,防止在手術時大出血的行為,是有時效性的,並不是可以無止盡的一直停止,因為會有組織壞死的問題,所以皮瓣手術必須在一定時間內趕快取下來。而此次皮瓣手術因傷口較小可以直接把傷口關起來,不需要額外取其他地方的皮來修補。最後應該是要將皮瓣轉上臉部修補,但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還有跟老師約下午的小講課和總結,所以就先行離開開刀房了。
下午的小講課是由賀洋老師主講,主題是修復臉部創傷,主要介紹要使用皮瓣,但是為了美觀的因素,我們需要把皮瓣藏在臉部原有的紋路裡面,例如說將傷口藏在鼻唇溝或是嘴角,又或者是說有鬍子可以藏起傷口等等,如此都可以讓術後面部較為美觀,病患也比較容易接受,老師的講課也僅是簡單介紹一下,大約半小時就結束了,之後就是總結一下今日的手術的問題,因為今天是見習第三天,我們大部分的問題都還是體系方面或是器械方面的差異,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一些,老師解答過後,感謝過老師一天的教導,我們就自由活動。

 口腔外科:五病區
在第四天我們來到北大口腔的第五病區見習,此病區主要是做初次的唇顎裂手術以及唇顎裂二次以上的修復。這天小講課的帶教老師是錢靖老師,她從頷部胚胎發育開始介紹唇顎裂發生的成因、唇顎裂的各種類型,再和我們講解各手術的理想時序和優缺點。她特別提到手術進行前要必須要與患者家屬有非常良好的溝通,必須讓他們了解到唇顎裂具有綜合症的特點,有唇顎裂的孩子也可能有智力、聽力、面部發育異常等問題,需要的手術次數可能不止一次,從出生到成年會有多次的治療甚至手術,並且需要齒顎矯正、耳鼻喉科、語言聽力治療等多方的治療,病人與醫師之間必須要有長期良好的溝通與合作。與台灣較為不同的是,中國每年有將近三萬個唇顎裂寶寶誕生,除了和人口數有關,也是因為許多都沒能在產前檢查早期發現,在台灣比較看不到的唇顎裂手術,在這邊可以說是有很大的需求。講解完畢後,錢老師帶我們進到各個病房內查房,帶著我們觀察每個小病人,除了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唇裂,還特別觀察到“杯狀耳”這個綜合症特徵。在病房內也聽了小病人的媽媽們問錢老師孩子可能會智力不足的問題,錢老師則很耐心的解答,並溫柔的支持媽媽們,既溫暖又不失專業,真的很值得我們學習。
在手術方面,我們看了有“快刀手”之美名的馬蓮老師動刀,當天看的是二次修復,手術十分精細又快速,可見馬老師真的是技術嫻熟、技藝高超,牙槽脊裂修復在唇顎裂治療過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可恢復牙弓的完整性、促進上頷骨生長的穩定性,為正頷和正畸打下良好的基礎。馬老師說:“她一生追求的目標就是看到唇顎裂患者燦爛的笑容,聽到他們清晰的語音,使他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番話實在令人為之動容,而她也對台灣的長庚醫院讚不絕口,正好在我們見習期間有長庚整形外科的羅繪洲醫師前來進行交流講座,不論是來自北大各主任醫師的肯定或是羅醫師的來到都讓我們知道台灣在這個領域的專業和發展也是世界頂級的。總之,五病區的見習除了可以看見在台灣難以看到的唇顎裂手術,也感受到手術醫師們身為醫者的風範,實在收穫滿滿!

 口腔外科:三病區
和其他病區一樣,腫瘤科也是從早上8點開始交接,但交接完之後,開始會請今天新入院的患者一位一位進來,幾位主治醫師會進行基本的臨床檢查,並且根據患者的x光片來討論患者的狀況,最後會有一位主治醫生來對其他的實習或是住院醫師來講解這位患者,並且會告訴大家如果這費型的患者需要注意那些事情,適不適合開刀,除了學理的知識之外,也會統合北大或是其他醫院的經驗或是治療方法的差異,在這樣子的環境中,不只可以增加許多理論方面的知識,也可以知道在不同的情況下,我們對患者的治療計畫可以做哪些變動,對於理論與臨床的結合來說,非常的有幫助
另外在患者的種類方面,也比我們來的多樣化許多,因為大陸的地真的太大了,很多來到北大的患者都是別的醫院所處理不了的疑難雜症,在巡房的時候,有位患者的下顎長了很大的一塊腫瘤,剛好那位患者也是在那天做手術,再將腫瘤取下後,補上皮瓣,這麼大的腫瘤在台灣比較不常看到
當日的小講課,老師介紹了我們用唾液腺來治療乾眼症的技術,適用於乾眼症特別嚴重的患者們,雖然還是有一些還沒成熟的部分,但還是解決的很多乾眼症患者的問題,在這次的講課之後,我們知道其實牙科的範圍並沒有我們以前所認為的那麼侷限,就算是口腔以外的疾病也是可以被我們治療的


  

 

 

 

瀏覽數  
:::
最後更新日期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