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
102級牙六學生前往日本齒科大學參訪見習(CSMU Dental Students visited The Nippon Dental University,Oct.1-26, 2018)
分隔線  
活動名稱:102級牙六學生前往日本齒科大學參訪見習(CSMU Dental Students visited The Nippon Dental University  

活動日期:Oct.1-26, 2018

 

日本齒科大學見習 心得報告報告學生:D102 蔡翰宇 陳宇聲 王琮傑 劉彥儀 張櫳文 馮穎思

日齒大的建制包含生命齒學部(即牙醫系)和口腔衛生士的短期大學,整所學校與附設醫院以牙科為主;醫科部只有內科、外科與耳鼻喉科。在日齒大的見習課程包含了至綜合診療科、口腔外科、矯正與兒童牙科、放射線科、植牙中心和睡眠呼吸中止症中心見習。綜合診療科實際上就是將假牙復形科、牙周病科與牙髓病科合而為一,有各個科別的專科醫師,因此,若遇到較困難的case時,也可以把病人轉給其他專科醫師。

綜合治療診間 Comprehensive Dental Clinic                                   

在日本齒科大學我們絕大部分的時間是在綜合治療診間見習,期間我發現日本與台灣在看診文化上有相當大的差異,在日齒大的診間助手們都相當瞭解醫師所在做的治療,並且都能夠適時的給予輔助總是能夠在醫師需要材料或是器械時馬上將器械遞給醫師,大大的減少了看診的chair time,有良好的助手就能夠達到四手操作的良好效率。其中當然也包含是口腔衛生學系的學生或是牙醫系五年級的學生擔任醫師助手,看見他們戒慎小心的樣子,就如同我們在醫院內見習一般,需要隨時保持頭腦清晰,除了觀察老師們的治療方式及步驟,更需要去推測老師的下一步動作,若是心中沒有治療方法的基本概念就沒辦法擔任好助手,也沒有機會從老師身上學習到。

日本的醫師與病患的關係相當的良好,在日齒大見習的一個月期間從來沒有聽過醫師與病患爭執的案例,醫師對於病患相當有禮貌且從來沒有對病患的不舒服感到困擾,總是相當有耐心的聆聽並且替患者想辦法解決。良好的醫病關係維護不只是醫師單方面的責任,患者也要負相當大的責任,在每次看診結束之後患者也總是由衷的感謝醫師的付出,我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彼此尊重,反觀台灣現在醫療糾紛四起,許多民眾有仇醫的心態,不管在醫師端或是病患端,在觀念上及行為上都是非常值得學習日本的。

    而另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是,科內的醫師對病人進行治療時,都遵循著課本上所教導的步驟,一步一步確實做到而且絲毫不簡化,這種一絲不苟的做事態度真的很讓人欽佩!此外,與台灣現況非常不一樣的是顯微鏡的使用頻率,比起我們學校可是非常高,在日本,不只是根管治療,連deep caries或是crown & bridge的修型也經常會用到,這代表日本的設備已經跟上他們一絲不苟的謹慎態度,見習期間,看著螢幕上精細修型的每一步驟都令我們甚是佩服。我們見習還時看到長谷川同學和小澤同學在互相練習charting 看到他們如此認真努力,也燃起我對知識求知以及臨床操作練習的強烈慾望!!!!

•口腔外科 Oral Surgery                                          
口腔外科的見習,醫師們帶領我們來到了第一站:手術房。有別於我們學校附設醫院的刀房,日齒大有一間隔著玻璃的觀摩室以及攝影直播,讓我們可以近距離的看到手術者如何開刀,以及了解整個開刀房的人員是如何分工合作,隨後醫生為我們報一些簡單的case report讓我們了解現在開刀的病人是在做甚麼手術。收穫良多,學到許多在台灣沒看過的小知識,其中最有趣的發現便是這邊的麻醉醫師也是牙醫師,和台灣有很大的不同。
    手術結束後,醫生帶我們到另一間討論室,讓我們在假人頭練習插管,他們細心的教導我們,從氣管的基本結構到可以使用的器械,讓我們看到科技的進步,一開始的器械很陽春,要先將retractor 伸入呼吸道,光這一步就是非常困難的事,進去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到了哪裡,需要使勁的看和觀察,等確定了之後再將抽出氣氣管順著retractor伸入呼吸道,在將氣球打滿確定完全覆蓋呼吸道,隨著時代演進器械也越來越進步,在retractor上安裝螢幕一看就知道自己在口中的位置,讓插管瞬間簡單了不少,而這些都是在台灣的牙醫師不太會做到的事情,也讓我知道這些在我們看似簡單的步驟裡面,其實有很深的學問以及許多要注意的地方。
其中,口腔外科的小林英三郎老師為我們解說了日本對於MRONJ患者的照顧及治療方式,現在日本的MRONJ患者數量是逐步在上升,但這是小林老師自己覺得,因為他門診中這類的病患也越來越多,所以他們的因應措施也越來越多,例如設立針對MRONJ患者的獨立診間,相較於台灣,日本面對這一類患者是更加重視及小心。很幸運的有一次我們看見小林老師為一位MRONJ患者拔牙,老師於術後教導我們一些關於MRONJ的基本知識,其實口內ulcer和periodontitis都是可能造成bone exposure的因素,就有機會產生MRONJ的風險,所以拔完牙必須去除有sharp edge 的bone,且與一般病患不同的是拔牙窩會完全縫起來,並使用nylon線而非黑絲線,以避免有食物殘渣附著其上而造成感染。

•兒童牙科 Pediatric Dentistry                                  
初次來到兒童牙科的診間,就感覺到一種充滿童趣的氛圍。教授帶我們到初次看診的孩童會被帶到的訓練間參觀,牆上貼著迪士尼的年曆,圍繞著洗手台的六張小椅子大約是五六歲孩童的身高適合坐的高度,每一個洗手台旁邊都是迷你的牙科工具,像是three way,suction 等等。讓第一次看診的孩子可以在玩樂中熟悉看牙的過程,課本裡所謂的tell-show-do便可在這裡實現,也讓孩童比較不會對牙科器械產生未知的恐懼感,甚至利用杯子的擺放來測試小孩的智能狀況。在教授的教導下,我們也練習用兒童版的three way吹動玩具風車,玩得不亦樂乎,相信小朋友也會非常喜愛這樣的訓練間!當然如果遇到必要的情況,日本的兒童牙科也是有束縛椅的,他們會把小朋友帶到單獨的密閉診間,在不打擾其他人的狀況下使用束縛椅繼續診療,這次也真的有看到哭鬧的小孩被帶進獨立的密閉空間中,聲音真的很小不會影響到外面其他醫師進行治療。在兒童牙科真的學到很多,不只是醫師對小朋友的訓練技巧,還有彼此之間的互動模式,都很值得我們學習!
  在第二次來到兒童牙科見習時,醫師讓我們看到束縛椅的使用,束縛椅力道之大連我們同學上去也很難掙脫,更不用說是小孩了。在來醫師準備讓我們體驗如何清潔小孩子的牙齒,用刷子及滾輪依順序沾上三種polish paste 就能有一口乾淨的牙齒。

•矯正科 Ortho Dentistry                                          

如同我們學校,矯正科與兒童牙科是在同一個診間的,第一次來到這裡,醫師們就熱情地跟我們分享醫院裡所使用的軟體系統,不同於我們學校是利用拍攝cepha膠片去手動繪圖分析,另外醫師們也簡單介紹我們矯正器械及方式,更棒的是他們安排了一個時段教導我們如何拍攝口內照,對我們而言是全新且非常珍貴的體驗,在台灣我們通常只能為病患拍攝臉部的照片,未曾嘗試過口內照,老師們非常細心的指導我們如何掌握及調整相機,告訴我們焦距調到定值這樣拍出來的照片大小比較一定,不會為了對焦而去調動焦距,讓照片的大小比例不會隨便跑掉,也讓我們輪流扮演病患,藉由這個方式我們同時體驗到擔任醫生與患者的感受,接著,老師們再一同分析我們每個人的牙弓型態以及牙齒狀況,一看就知道誰做過矯正也給了我們一些關於咬合方面、矯正治療的建議,甚至找到了幾個蛀牙,著實是一堂有趣又充實的課程。
•居家照護 Home Dental Care                                                      

隨著醫療的進步,台灣以及日本的平均壽齡增加,已是高齡化社會,日本已經早先台灣在經營老人牙醫治療的部分。由於大部分老人家行動不方便,或是有身體障礙等等問題的患者,居家照護也因此而產生。日本齒科大學新潟分校是由赤泊圭太醫師為我們講解他們居家照護部門的歷史沿革、發展以及他們的照護對象、工作內容等。首先介紹一些常用器械,舌壓探測器、口腔肌肉功能檢測、口腔濕潤度檢測及細菌檢測等等。
赤泊醫師教導我們如何讓腦部麻痺或是身體不方便的患者能夠由正躺轉向臥俯,以方便後續的口腔清潔和避免吸入性肺炎。如何讓平躺的病患經由正確的施力方式讓自己較不費力的讓病患坐起。接著由同學互相演練,坐在輪椅上如何以正確的方法上下階梯並行走一段路程,對我們而言是相當實用的課程,未來不管在病房實習期間或是門診時段,都能更加有經驗的幫助需要輪椅的病患。而另一次的見習也讓我們跟著團隊一同去機構中進行居家照護,見識到他們實際的居家照護情況以及可能面臨的各種狀況。


東京院區 NDU in Tokyo                                            

在東京見習的一週中,因為我們住的地方離東京院區很近,校方很貼心地來飯店大廳接我們過去,一進入醫院就被它的新穎和現代感給震攝,首先我們和學部長見面,聊了在新潟的生活後,接著我們也聽了關於NDU東京院區的介紹,並參觀了他們的福利社,看到很多很特別的牙科相關器材,中午我們便到學生餐廳,和學部長等人一起吃午餐,下午則是進入醫院參觀,接待我們的同學都非常友善,帶著我們介紹了各個科別,並且互相分享了牙醫學系在台日的異同,還讓我們體驗日本調拌印模材與台灣的不同。
在參觀東京院區最有趣的地方莫過於有柳井智惠教授的中英日語介紹,柳井教授非常健談,積極鼓勵日本學生及老師們與我們對話,也針對了台灣目前口腔衛生士立法方面提供我們一些建議及反思,且因為柳井教授語言能力很好,除了流利的英語之外也能用中文溝通,少了語言的隔閡,我們能更自在更貼切的互相溝通,達到愉快又有深度的交流。
第五天由老師帶我們搭JR去他們特殊的院區,是專門治療在飲食吞嚥方面有問題,需要訓練的病患。我們透過單面鏡看著病童在學習如何吞嚥的過程,也看到了他們如何診斷病患有吞嚥方面的問題,各式各樣的檢查,讓我們在東京收穫滿滿。真的很感謝日齒大校方及同學們這五天的精心安排。日本同學們的熱情招待以及師長們不吝給予我們教導都讓我們感激萬分也受益良多,四周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令人永生難忘,這輩子或許再也沒機會待在日本四週之久,但因為這次見習給了我們一個這樣子的機會,而我們也好好的把握了這四周的時光,回台灣後希望可以與日本的摯友們繼續聯絡也希望未來有機會再次相見。

 

 

 

 

 

 

 

 

 

 

 

 

 

 

 

 

 

 

 

 

瀏覽數  
:::
最後更新日期
2019-08-23